【汇旺担保】右文

[拼音]:youwen

指汉字字形右边的声符。汉字中形声字佔大多数,在形声字中意符在左,声符在右的最多。如从木、从水、从人、从言的字,声符大都在右。声符本来是表音的,但是在文字的发展过程中,同从一个声符的字在意义上有时又有联络,这就是声符兼义了。唐代欧阳询《艺文类聚·人部》曾引晋代杨泉《物理论》说:“在金曰坚,在草木曰紧,在人曰贤。”这说明晋人已经注意到声旁相同的字,如坚、紧、贤都从声,意义是有联络的。到宋代就有人专从声符来说解字义。沈括(1029~1093?)《梦溪笔谈》卷十四说:“王圣美治字学,演其义以为右文。古之字书皆从左文。凡字,其类在左,其义在右。如木类,其左皆从木。所谓右文者,如戋,小也。水之小者曰浅,金之小者曰钱,歹而小者曰残,贝之小者曰贱。如此之类,皆以戋为义也。”这就是说凡从“戋”声的字都有小的意义在内。《宋史》卷三百二十九称王子韶字圣美,太原人。神宗熙宁时阿附王安石,所以神宗与论字学,留为资善堂修定《说文》官。沈括说他解说字义以右边声符来定,“右文”的名称就由是而起。根据右边的声符说字义的这种学说就称为“右文说”。

宋神宗时,王安石为相,势倾朝野,曾著《字说》24卷,见于《宋史·艺文志》。《宋史·王安石传》说:“初,安石训释《诗》、《书》、《周礼》既成,颁之学官,天下号曰‘新义’。晚居金陵,又作《字说》,多穿凿傅会,其流入于佛、老。一时学者无敢不传习,主司纯用以取士,士莫得自名一说,先儒传注,一切废不用。”足见当时声势之大。但是他那些谬妄之言,到哲宗元祐中终被禁绝。陆佃作《尔雅新义》或用王安石说,也无可称道。

右文说创自北宋时期,到宋元初时也有人敷衍其义,关键是声符与字义之间是否绝对相关。事实上,有的相关,有的毫不相关。同从一个声符的谐声字,可能具有不同的意义。例如从“叚”声的字,如瑕、、霞、虾等具有红色的意思。《说文解字》说:“瑕,玉小赤也。”“,马赤白杂毛。谓色似鱼也。”又大徐本《说文》新附字说:“霞,赤云气也。”但是从叚声的字,如假、嘏、暇、遐等另有别的意思,都与红色无关。有的形声字的声符只表音,并不表义。如江、湖、河、海等字声不兼义。所以不可执一以概全,牵强附会。

不过,右文说在训诂学上并非毫无价值。这种学说对探讨语词意义的本源还是很有用的。例如从“仑”得声的字,如沦、轮、伦、论、纶等字都具备有条理、有伦次的意思,由此可以执简以驭繁,找出一组字所共有的“义素”。这从南唐徐锴的《说文解字系传》里已露出根苗,到清代的学者就提出“因声求义”的训诂方法,进而走向研究“字族”或“词族”的道路。因此,对右文说的得失也要有明确的认识。

参考书目

沈兼士:《右文说在训诂学上之沿革及其推阐》,收入《庆祝蔡元培先生六十五岁论文集》,1933。

更多信息: bet9网址 盘口